欢迎访问重庆医改网! 今天是:201710月23日 星期一

首页 > 医改论坛

医保局局长亲自调研、中央首肯 “医改先锋”三明为何独占C位?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8-06-25  点击:

      6月15-16日,国家医保局局长胡静林一行赴福建省三明市,调研医疗保障和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相关工作。

        在经历了挂牌后小半个月的沉淀,胡静林上任的“第一把火”选择调研三明模式,看似意料之外,其实情理之中。作为医改先锋的三明,作为曾经差点被省厅窒息掉的三明,能否全国复制?掌门人胡静林又有着怎样的深思熟虑?

        为什么是三明?

        自新一轮医改启动以来,诸如“深圳模式”、“广东模式”等有幸受到国家“点赞”的医改模式不少,但能牢牢占据C位的,怕是只有三明。虽然饱受争议,但不可否认,三明医改是目前中国医改做的最实,最有成效,并唯一基本形成体系的。

        想当年,在三明医保基金亏损2.1亿元的巨大财政压力下,在全国地级市药占比均在50%以上的时候,三明医改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便将药占比降到了27%!要知道,自2009年新医改启动以来,整整10年,在整个地级市做到这一点的,唯三明一例。

        诚如全国政协副主席韩启德所言,三明药改“以虚高药价为突破口,挤掉了药价水份”。成功的关键在于三明敢于以“限价采购”为名,通过“标外压标内”、“标外换标内”等手段挤压药品中标价中的水分、压缩药品回扣和返利的空间,并通过“药改”,接连撬动了医保支付变革、医务人员薪酬变革,实现了备受赞誉的“三个改善”。

        第一,医药费用明显降低。通过压低药价,压缩回扣空间,大大降低了医生开“高价药”“大处方”的动力,药品量价齐降,患者自然少花钱。数据显示,2014年,三明市三级医院、县二级医院、基层一级医疗机构出院者平均医药费用分别为6806.75元、3906.95元、607.79元,而福建省相应的平均费用为11826.23元、4236.25元、1390.19元。这些数据表明,三明群众看病负担明显减轻。

        第二,医保基金扭亏为盈。通过实行单病种付费、次均费用限额付费、进口药品限价、中药全额报销结算等措施发挥医保控费、促发展的杠杆作用。同时,建立住院周转金制度、第三次精准补偿、便民门诊等为患者减负。改革前的2010年、2011年三明医保分别亏损1.43亿元、2.08亿元,改革后的2012年、2013年、2014年分别结余2209万元、7517万元、8637.48万元,三明医保基金扭亏为盈,财政压力明显降低。

        第三,医疗服务价格、医务人员薪酬双重提升。 提高医疗服务收费、增加医院可支配收入。通过医保核算,调整床位费、护理费、治疗费、手术费、诊察费等劳务性收费水平。提升医务人员收入,建立科学考评体系,实行院长年薪制,医务人员目标年薪制、年薪计算工分制等,实现医务人员由平均年薪4.2万元到8.9万元的大幅增长。

        全国复制风声再起

        关于三明模式将全国复制的言论由来已久,只不过这一次国家医保局局长胡静林的亲自调研,让这一言论来的格外真切。

        在为期两天的实地调研过程中,胡静林充分肯定了福建省医改工作取得的成效,指出福建省委、省政府勇于突破,为全国医改提供了借鉴,尤其在医保体制改革方面提供了可复制推广的福建模式。

        同时,胡静林还要求,认真学习三明经验,推广福建医保改革模式,充分发挥医保的改革牵头引擎作用,推动医疗、医保、医药“三医联动”改革。

        我们都知道,推动改革,动力、时机、决策、助力缺一不可,三明虽然成功突围,但条件何等苛刻也是明显可见。“福建模式”采取医保基金集中支付的限价采购、控制药品不合理使用、打击医药领域腐败行为等综合措施,强力压低药品虚高费用,获得改革红利。分析人士指出,“福建模式”最值得借鉴的是形成了三医联动改革的组织领导体系,探索了推进综合改革的内在逻辑、关键政策、实施路径,全国范围内推广的可能性极大。

        一些重大改革信号

        当然所谓的推广、复制,并不是全盘照抄,而是学习三明、福建成功的内核,并根据各地的实际情况,因地制宜对症下药。这里,具体落地的细枝末节暂且不谈,大的改革信号还是能从目前的三明及福建模式中窥得一二。

        1、辅助用药大限将至。2017年3月,福建独创以医保支付为基础的药品联合限价阳光采购,建立动态和开放的药品采购平台,完善药品采购目录阳光遴选办法,统一药品目录编码,将药品分成治疗性、辅助性和营养性三类,试行不同的医保支付政策。

        和以往医保报销按照甲类(100%报销)和乙类(80%报销)的规则不同,福建省医保办则按照诊疗用药、辅助用药、常用药等划分对药品的报销比例进行了区别,具体如下:

        (1)70%报销:竞争性的普通辅助用药,非竞争性(包括独家或者质量层次较高的)一般性治疗性用药,非竞争性的肠内营养剂。

        (2)50%报销:竞争性的万能辅助用药、非竞争性的万能辅助用药、一般性营养用药非竞争性品种,还有全国医保谈判目录产品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片、吉非替尼片和盐酸埃克替尼片。

        (3)0%报销:中药注射剂的报销原则为非基药一律不予报销。

        资深行业人士指出,福建医保支付结算新规极具杀伤力,对辅助用药、营养用药、中药注射剂进行了精准打击,很多产品的价格被腰斩,而医保报销比例的下降将直接导致患者用药习惯的改变,辅助性药品的大限将至。

        2、医保支付改革加速。“福建模式”的核心是完善支付制度,探索支付方式改革,以临床价值为支付标准,控制医疗保险费用的不合理增长,更好地监督定点医疗机构服务行为。而早在今年2月,人社部发布《医疗保险按病种付费病种推荐目录》,包括了130个病种,推行按病种付费已经被明确确定为深化基本医疗保险支付方式改革的重点。随着超级医保局的挂牌成立,付费改革必将加速。

        3、私立医院或迎春天。在医保定价的大趋势下,尊重医生的劳动价值已成共识,医保关于医护劳动价格的调整将进入活跃期,并常态化,主要方向就是提高劳务性医疗服务价格。在北京大幅提高公立医院医生诊金的背景下,北京京都儿童医院业务院长孙绪丁曾表示,私立医院的诊金随着公立医院水平水涨船高,即使按照医保标准收,也很客观。

        无独有偶,台湾之前也是公立医院独大,如今在健保局的调控下,私立医疗的服务量已超公立医院,可以预见,未来在国家医保局医改的大环境下,私立医院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台湾的今天或许就是我们的明天。

        医改是个重大课题,对于处于深水区的中国医改,更是攻坚克难。未来医改具体走向何方,我们无从知晓,但或许“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给市场,裁判交给法律”是最好的答案。